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杨圳:与父书(散文)

  • 海绵〆Babч
楼主回复
  • 阅读:503
  • 回复:0
  • 发表于:2021/6/22 10:50:0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松桃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他眼瞳里泛出的爱,是黑暗的地方投来的光束,照亮我一生前行的路。 

——题记



你是男子汉 


那时,他还记得一个流着鼻涕,发着脾气的小孩,常常瞧着他爸那瘦黑且高突颧骨的脸颊暗自低语:哼,他骗了我,以后,我可不在什么事情都相信他了。

现在,想起孩童时的心里,确是幼稚可笑的!

我的孩童时光,和村里其他小孩不同。我五岁就入的学,直接上的一年级。那会儿,我是全村上学年纪最小的。我们村和我同龄的小孩都还在家里玩着过家家的游戏,都还在享受着他们的自由和天真。我当时是极不理解且怨恨我爸的,我妈也是。原因有三。其一:我的死党兄弟们都还在家里享受着打光屁股比谁撒尿撒得远的童趣,而五岁的我就得在学校学会如何适应孤单;其二:那时,进寨子的公路还没修,从我家到村小上学要走近半个小时的山路,走路我不怕,我怕的是半路上埋的坟;其三:我每天都要很早起床,早上吃一点油炒饭,然后得撑到下午4点才能回家吃晚饭。

当时,我妈听说我爸这么早就要把我送去念小学,她是极不赞同的。我妈发了很大脾气,她指着我爸的鼻子就吼:“我崽金贵着哩!还到啷个小。你呀!是受苦的命惯了,现在又想让我崽受苦不成?”

我爸见我妈气得脸色铁青,连笑带哄地说:“崽他妈呀!你生哪样气吗?你崽长大了。再说了,又不是我非要送他去上学。那天,我问他愿意不,他说愿意哩,不信你问他吗?”

听完我就知道我爸为了讨好我妈出卖了我。终于,我妈崩起的脸缓和下来,她轻声问我:“我的乖崽,你爸说的是真的?”我爸一直跟我暗送眼色,那眼神明摆着,我要是不配合他就要吃了我。

我便只能装着一本正紧的样子,慷慨地说:“嗯,妈,我长大了!不怕吃苦。”我妈眼睛都笑咪了,又问我:“那你在半路上怕鬼不?”

我卡住了,思想动摇得厉害。是啊!半路上那么多坟,我怎么可能不怕……我爸见我愣住了,连忙干咳了好几声,我便条件反射,一本正经装起了男子汉的口吻,说:“我是男子汉,我不怕,难不成半路上真有鬼吃了我?”我爸马上笑了,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反正是笑了。我爸笑着支我去玩儿,我就像逃出笼的鸟。但,也是从那时,我开始怨恨起我爸……

我出了房间,我爸和我妈又说话了。好奇心驱使我躲在门口偷听。我爸诚恳,平和地对我妈说:“其实我也知道这崽子还小,但是,这崽子老壳精着呢!不早送他去读书,就是毁了他的前程!”我妈恍然明白过来,柔声说:“你说的确实有理!只是……只是我乖崽就要受苦了……”房间里一下子静得出奇,静得我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那呼吸声很沉,很沉……

就这样,不管下雨也好,天晴也罢,我每天都是早早起床,吃完油炒饭走半小时的山路去念书。那时,我怕极了走在埋新坟的山路上。可想到我在我妈面前的那句豪言壮语——“我是男子汉”,我便又豁出去。就这样,我走了六年!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拿


生活可以是甜的,也可以是苦的,但不能是没味的,你可以胜利,也可以失败,但决不能因为窘困丢弃初心!

我上了三个一年级,倒不是因为我成绩差。是因为我年纪小,我爸想让我把基础打牢实。所以,我成绩是很好的。我很顺当地成了我们村唯一一位在我们镇上初中尖子生班就读的学生。尖子生班要求很严,尤其是我的班主任,只要是他要求的必须完成。比如让我们买课外书籍就必须要买,否则他会一直发脾气个没完。

而那时我家恰值经济情况不好。兄弟俩成绩都好,课外书本费,学杂费,生活费,都须大把花钱。我爸只是个乡村代课教师,工资低的可怜,那时刚刚大专进修毕业,去大专进修的学费全是借的,又值我妈突然得了病,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了我爸肩头。我爸瞬间憔悴了许多,不必看他生出的白发,单看他那瘦黑的脸上突出的颧骨就明白了,本来就已突出得明显的颧骨,更明显了……所以,我问我爸要钱买书,开得了口吗?

可我们班主任非要我们去买路遥的《人生》,还要我们写读后感。其实,我早就想看那部小说了,可是我翻遍了我们图书馆的每过角落都没找到。我便只好向我爸开口,我听出了我爸的憔悴,他坚定的语气里夹杂着颤动。我爸说:“你放心,爸再苦再累,也不会把你们的学习给耽搁喽!该买的书我们一本也不能落下。”许是我爸那段时间又忙教书,又忙农事,又忙照顾我妈,忘了。之后,我做了人生中最错误的一个选择:我拿了同桌的书回寝室,躲在被褥里,打着电筒看了半夜。第二天我就被同桌告了,为此,我们班主任把我爸叫到了学校。

那是我爸第一次来学校看我。这件事还未发生前,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爸第一次来学校看我,竟是班主任叫来专门看我的丑行。

那天,我爸衣服都没换,穿着我伯伯十几年前退伍回来送给他的那套已经补了又补的绿军装,衣服上还沾着打田时留下的黄泥巴。我们班主任没顾我爸的面子,直接当着政教处主任和办公室一大群老师的面对我爸批评道:“你们这些家长,连本书都舍不得为孩子买。昨天你家崽拿了人家的书,害得人家的孩子没书看,人家把他告到我这里来了,孩子读书,读书,没书,读个屁呀!”我看着我爸,耳根子都羞红了,低着头一直说着:“是,是,是……”

我和我爸一起走出办公室,我很想说,为什么没给我买书?但我终究没说出口。我爸那天异常平静,脸如静默的海探寻不到他内心的深,始终猜不到他在想什么。我爸什么都没说,朝着家的方向径直走了……

那天,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怨恨起我爸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怨恨他,但我确实暗暗低语了:“哼,又骗我,以后,我真的什么都不信你了。”

第二天,我爸又来了,还是那件衣服,没换。他走到我面前,勉强地笑了,这笑里有他自认为对我的亏欠,但更多的是我看到了这笑里有我爸暗藏的秘密。他解开了破军装外套的扣子,从胸口取出还有他体温的那本书。是的,这是一本新买的《人生》,我爸把书递给我,他没有说话,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把弄折了的书角用手指拉直!就在此时,我恰巧发现他的右肘上有一个小红点擦了碘伏,我再认真看看他的脸,本来黝黑的脸已如白灰。我爸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我说:“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拿!”我拿着书,再也忍不住决堤的情绪,转身抹掉从眼眶里掉出的泪,就在我抹完泪回身想对我爸说声“对不起”时,我爸已消失在朝家方向的马路上,我追上去,可任凭我怎么追都追不上他……

长大了,就要学会担当



在初中,我成绩名列前茅,顺当地考入了松桃县第一中学。上了县一中,我就很少回家。一是,因为学习确实很紧;二是,来回的车费可以供我两天的生活了;三是,我爸和我妈每次跟我打电话都说,家里的活不要我担心,只管好好学习。

当时我真是把学习放在一门心思上,为的就是不让我爸和我妈失望。除此,我还参加各种活动和比赛,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许是我被成功的喜悦冲昏了头,我开始忘却时间,忘却了我爸的生日。那年,我没有给我爸打电话。后来,我妈悄悄跟我说:那天,我爸拿着手机等了我一个晚上!

现在想,我的确傻,难道爸妈说不让你担心,你就可以忘却时间?连一个电话也舍不得打了吗?

从那以后,我不管再忙,一有时间就给他们打电话。也是那时,我深感爸妈已不再年轻,挣钱就更不容易。我是不会乱用家里给我的一分钱的。但,高三上学期我一次性花了245元。我记得真切:花了50元给我爸买了一双皮鞋,35元买了一件衬衫;花了80元给我妈买了一套花色的裙子;花了80元给我爸买了个蛋糕。不怕你笑话,那是我第一次花这么多钱办私事。真的,第一次!

我爸总说不要花那些冤枉钱,人回来,一家人在一起开心就行了。可是,那天,我为他点上生日蜡烛,唱起生日歌,他却笑得像个小孩!

没多久,我就上了大学。说起上大学我原本可以上更好的大学,但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大学——铜仁学院。当然,我那时身体情况不是很好(只有我自己知道),导致高考发挥失常,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二本院校可供选择。选择铜仁学院还有一个重要理由:在铜仁上大学很方便,我们镇上就有火车站,一有时间,几十分钟就回家了。

可到了大学,才发现全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一有时间就回家。而是越来越享受学校生活,本来说好的经常回家帮爸妈干干活,可学校几个兄弟说一起喝一杯,这样,便把家里辛勤劳作的爸妈又抛到了九霄云外。

今年,我家收玉米,我爸还是一百多斤一百多斤地挑,我估摸着我爸的身体还硬朗得很呢!可之后听婶娘说:我爸早就喊腰疼。果不其然,收完玉米,我爸就倒下了,腰疼得直不起身来。

我急了,心钻心地疼。“爸,这回,我们去医院好好看看,别拖了!”

“我这都老毛病了,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现在你和你弟都是用钱之际,这去医院没病也查出病来,还是先不去花这冤枉钱。”

我急得心都快跳出胸口了。“不行,这次决不行,必须要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我拿着原本是我爸命令我的口吻命令着他。

这次,我爸没犟过我。我带他到了铜仁市人民医院做了检查,我爸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说是干不了重活了。

我爸听医生说干不了重活,急了。“我还有两个崽上大学,我不干活,咋个办?”

我面向我爸,说了句。“爸,儿子长大了,能担当了,以后有我养你!”

   我爸沉默如海,一句话也没再说。

2015年9月6日深夜3点

写于铜仁学院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